秦皇岛:爱我长城 从娃娃抓起

来源:秦皇岛日报   发布时间:2014-08-15 09:41:10  阅读:




 

百米长卷画我心中长城

8月2日早晨7点钟,8岁的彭诗涵早早就起床了,这天她要和另外100多名小朋友一起,在海港区文博城社区的小广场上画长城。“因为是暑期,不用去学校,她平时都要睡到9点多钟。”彭诗涵的妈妈苏女士告诉记者,自打这周三知道可以在百米长卷上画长城,孩子就一直很兴奋。她从网上搜索了不少长城的图片,自己在家练着画。“我觉得这个活动挺有意义。让孩子从小心里就‘装着’长城。”

“你觉得长城好不好?”

“好。壮观,美丽。”彭诗涵忽闪着大眼睛,在小脑袋里搜索着恰当的词汇来形容长城。

“你知道破坏长城的不文明行为都有哪些吗?”

“有的砖上有印子。”看到记者不解的眼神,苏女士连忙解释,“砖”说的是城墙上,“印子”指刻画的痕迹。

“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呢?”

“我也没法还原它……应该保护。”姑娘小脸涨得通红,嗫嚅着说。

和彭诗涵一样兴奋的还有12岁的王凯玮,她开学就上初一了。她说以前在课本上学过有关长城的文章,自己也查阅资料、参观博物馆,最大的感触就是,修建长城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不容易完成。几千年的文物不该破坏。

9点钟,广场上陆陆续续聚集了200多人,有这次活动的小主人公们——8至12岁的孩子,还有陪同而来的家长。先来到的孩子把绘画工具放在画卷两侧,开始做准备工作。“孩子有动手、动脑的天性,这次我们给他们提供条件,以家乡的素材入画,希望孩子们更爱秦皇岛。此外,我们还鼓励家长一同参与,配合着开展亲子教育。”文博城社区主任胡国娟说。

“预备,开始。”只见主持人一声令下,上百双小手便开始在白色的画布上忙活开了。蜡笔、水彩笔、油画棒,跪着、趴着、站着,红色的太阳、彩色的云朵、黄色的城墙……孩子们的思绪伴着画笔在白卷上徜徉。虽是清晨,太阳却已经很刺眼。10岁的张艺缤胖乎乎的小脸儿上,早已渗出细密的汗珠。“我是因为想庆祝党的生日,还有我想认识更多小朋友,才参加活动的。我画的内容是几个小朋友在天安门下围成一个圈儿,红红的太阳笑开脸,几只和平鸽在高高的长城上飞翔。”张艺缤给记者展示他的画作,“我这么画是希望世界和平、社会安宁,让大家共同感受和平的快乐,开开心心生活。我很喜欢这个活动。”

朱明华是中国秦皇岛长城学会副会长,也是这次活动的受邀嘉宾,在开场时,他还专门写了一幅字:“我的梦、家乡梦、社区梦”。他说,港城人有幸生在长城脚下,对长城的保护该是与生俱来的。下一步学会还会组织更多的孩子做个“万里长城万里画卷”。学校、社区、家庭要联起手来,帮着孩子在心中烙下爱护长城的意识。

从小培养孩子的长城保护意识

那么,“养成教育”在提升孩子长城保护意识上,到底有什么重要意义呢?中国秦皇岛长城学会会长郝三进谈了他的看法。

郝三进是山海关人,他记忆中的故居老院墙紧靠着去南门望洋楼的城墙马道。由于家里地理位置优越,刚上小学的他每天放学后,都会扛着铁镐、拿着竹筐去长城上挖城墙土。“那时候家里烧的是无烟煤,煤里要掺黄土做煤坯才好烧。”郝三进回忆说,当时山海关城里的家家户户都用城墙上的土做煤坯,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习惯。每天挖城墙土不止,还有人专门挖城墙土卖钱。“20世纪50年代是一个热血沸腾的时代,为了建高炉炼铁,大家还捡过塌陷的城墙砖垒过高炉,长城砖捡着捡着就没了,那就扒点儿吧,后来,长城外墙皮的砖被拆掉的地方就越来越多了。”

“我们学会发起这次让孩子画长城的目的,就是想让他们进一步认识长城,从小就养成珍惜老祖宗留下来的遗产的好习惯。”郝三进觉得长城之所以损坏的严重,与大家的集体意识有很大关系。如果小时候的他和父辈们有保护长城的意识,长城该比现在完整。上个世纪80年代,距长城近的村子,撬砖、拆砖、将砖搬回家盖房、砌猪圈、垒院墙、搭鸡窝的老百姓,比比皆是,司空见惯。还有人将长城石碑和敌楼下的条石砸碎或劈成方块搬回家用来打地基,村民们的这种行为,破坏了很多有文字记载的碑碣。“素质教育是一种养成教育,不是单纯的口号。让孩子们浸润在全民保护长城的环境中,耳濡目染,并最终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那么保护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郝三进说,让孩子画长城是一个启蒙,目的是强调并逐渐让他们认识保护的重要性。“以后开展活动要注重孩子身心特点,更多地融入文化深度。比方说,秦皇岛有600多首写长城的古诗词,如何让孩子在领会意境的基础上创作,是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