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长城保护员曹明礼

来源:国家文物局   发布时间:2013-10-15 16:06:53  阅读:


    曹明礼同志九八年内退以来,一直从事着义务看护长城的工作。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对白草口、水浴口一带的明期长城进行了看管和维护。不管刮风下雨、酷署严寒,始终如一。多少年来,他顶烈日、冒严寒,始终保持一个星期两次上山的工作习惯,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不屈不挠、无私奉献的精神。他的具体做法是:
    扩大宣传、提高保护长城的认识
    象征着文明古国的长城,是中国的遗产,也是世界的遗产。它标志着烽烟四起的乱世苍桑,也佐证了多民族文化的融合;它包藏了中华民族古代的辉煌灿烂,也吞吐着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建设四化的凌云壮志。热爱它、保护它,是每个公民的职责,也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这样的意义不是每个公民都能充分认识到的。为了进一步增强长城附近广大村民对这一历史文物的保护意识,他每年筹集资金,撰写并翻印不少有关保护长城的宣传资料,前后总计有3000余份。对古长城的历史沿革、文物价值以及自然消损的预防、牲畜放牧的影响等情况及时编写资料,打印成册,散发到附近村庄的广大村民之中。通过宣传、解释、引导,使广村民充分认识到保护长城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使他们自觉地参与到保护长城的行列。从蹒跚学步的儿童,到白发苍苍的老人;从经常上山的牧工,到旅游观光的游客无不自觉地爱护这一世界遗产。就连残废哑巴,只要碰到损毁长城的行为,也会咦咦呀呀地指手划脚。
    绿化长城,实现永久保护
    历史的古长城大都建筑在山地隘口。年长日久,风吹日哂,除开人为的影响而外,不可抗拒的自然力的破坏,也是保护长城的关键。如果对长城座落的童山秃嶺不进行绿化,水土得不到有效保持。用不多久,仅地表泾流的冲刷,也会把老态龙踪的长城根基一冲而光。鉴于这一认识,国家也曾多次立项,把“长城林带”纳入到三北防护林工程之中。作为一个曾在林业战线工作多年的他,是充分认识到绿化在保护长城工作中的重要。几年来,只要是植树造林季节,他都积极进行植树。在长城的保护工作中,他义务植树就达800多株。虽然个人的力量有限,但只要有这种“绿化不止”的执着精神,是没有做不成的事业的。
    收集文物,一举多益
    在长城看护中,他不仅能够一如既往地认真工作,同时在碰到有关石刻等历史文物,他总要想方设法收集起来,交回文物部门。几年来,仅他发现和收集交回文物部门的石雕、碑座、柱石等就达十余件,为文物部门研究历史提供了实物资料。
    总结新时期的文保经验,讲究现实中的斗争策略
    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在长期保护长城的斗争中,他总结了一整套在新形势下的实践经验,为保护长城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在现实中,大多数人损毁长城的行为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在保护长城的工作中,不必要也不可能事事都报请公检法部门来解决。即使解决了,也必然会激化矛盾。这与党的和谐稳定的政策方针显然不符。在新形势下的人民内部矛盾,呈现着错踪复杂的情况。损毁长城并不是高利所趋、明知故犯;也非目的不同,有碍政治。一般都是在生产中偶遇,随手拈来。有的将城砖拆了垒了牛棚马圈,有的将长城石基拆下做了房基。这些行为,不少人错误地认为是变废为宝,古为今用。该同志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认为:保护长城的工作还存在死角。特别是宣传方面力度还不够,距离现实的要求还差得很远。保护长城的工作必须“经常讲、反复讲,只给少数人讲不行,要使广大群众都知道。”曹明礼同志经过认真过细的工作,绝大多数的群众都能自学遵守国家保护长城的政策法令。几年来,基本上没有出现人为损毁长城的行为。有一次,老曹碰到一个拆搬长城城砖的村民,首先制止并严肃地批评了他的行为,同时给这个村民认真解释了长城的历史文物价值。他对这位村民说:凡文物都是历史的遗迹,他既不能创造,也不能再生。它和人的生命一样只有一次。你今天拆毁了它,以后你、包括你的子孙后代就再也见不到它的庐山真面目了。这就如同历史上孔明的木牛流马一样,可叹其巧,却望尘莫及。事后这位村民,不但主动承认错误,并发誓:不仅本人,也保证其家里的人今后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当然老曹的工作也必然要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有的人认为这个工作是狗咬老鼠多管闲事;也有的人认为农夫救蛇,自讨苦吃。是的,曹的工作既无重利可趋,又无生活所迫,在拜金主义泛澜的现实生活中,岂能理解?
    事实已经证明,必将继续证明:维护长城是广大群众的事,只有充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宣传群众,才能有效地保护好长城,虽然新陈代谢的规律不可抗拒,但经过认真的保护工作,延长它的寿命是完全可能的。
    巍巍长城,昂首屹立。它好象在对毁我长城的行为怒目鄙视,又好象在对千百万保护长城的人们点头致意。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