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宁县农民长城保护员张鹤珊

来源:国家文物局   发布时间:2013-10-15 16:17:39  阅读:


\

    在河北省抚宁县驻操营镇城子峪村,有一位叫张鹤珊的普通农民。
    他从1980年开始,26年来不管严冬或酷暑,每天都要在长城上走8公里,几乎天天风雨无阻地义务巡护着他家附近的这段原始长城,目前,他所守护的这段长城是抚宁县境内保存最为完好的。
    26年来,他在这段长城上大约走了6.2万多公里,相当于绕了地球一圈半,穿坏的球鞋就有150多双。近年来,他还整理出20多万字的长城考察笔记和故事传说。
    “我是长城守军的子孙。”张鹤珊说起自己和长城的历史渊源,很是骄傲。“自打祖辈在明朝隆庆年间随戚继光的军队迁居到这里,已经有430多年了。”
    张鹤珊从小时候就喜欢在长城上玩,后来随着见识的增长,越来越体会到长城的意义,“老祖宗留下的长城没理由不保护,我做这一切不为名、不为利,惟一的目的就是想给后代留下一个保存完好的长城!”。
    为了守住这个承诺,26年来,张鹤珊每年有将近300多天时间在长城上度过,每天早上4点起床,沿着8公里的城墙走上一遍,风雨无阻,寒暑不废,一年下来光是胶鞋就走烂了6双。
    看到有人翻长城砖抓蝎子、挖药材,或是赶着羊群到长城上吃草,张鹤珊就上去制止他们,让他们到远离长城的地方去;看到长城上的排水沟堵塞了,就把它疏通开;看到有灌木从长城上长出来,就把它砍掉,以免它们长大了影响长城;看到长城砖脱落了,就把它们码好;看到有游客丢在长城上的垃圾,就把它捡起来。
    张鹤珊守护长城的目的,一是防止有人在长城上挖药材、翻蝎子、放牧,使砖瓦松动;二是实时观察长城的自然变化,随时向有关部门提供有关情况;三是拾捡人们丢弃的白色垃圾,保护长城环境。
    去年的一个大雪天,地上积了15公分的雪,张鹤珊为守护长城拄着大棍子又上山了,因为雪厚路滑他一大早上山,走了十几个小时,深夜才回到家。他说,这也值得,因为有的敌楼就剩一面墙了,万一被大雪压坏,自己虽说无力修缮,但起码知道哪个敌楼将要坍塌,好向文物部门反映。
    张鹤珊对自己守护的那段长城上的砖、墙如数家珍,如果有人因为翻蝎子撬了哪块砖,他会不顾一切地上前去制止。
    有一次,几个撬砖挖药材的人为了“修理”张鹤珊,在他巡护的路上放上几个抓野兔的“铁套子”,当张鹤珊在后面追撬砖的人时,被“铁套子”拌了大跟头,左脚腕被铁丝勒肿了。
    这段蜿蜒在崇山峻岭中的长城,被张鹤珊默默地守护着,“如果有一天没上山,心里老惦记着它。”张鹤珊站在长城上动情地说。
  在保护长城的过程中,张鹤珊还对长城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尤其对长城的历史、考古等方面如醉如痴。
    为了买到一套有关家乡长城的史书,张鹤珊拿出了珍藏的十几枚古钱币跟人家交换。为了取得研究长城的第一手数据,张鹤珊和儿子一米一米地丈量每一座岗楼的长、宽、高,修订了史书上一些错误。张鹤珊写的几篇论文在中国长城学会的会刊上发表,在长城研究界受到好评。1997年,他被批准加入了专家、学者云集的中国长城学会,成为长城学会成立十几年来第一位农民会员。
    在张鹤珊的经历中,寻碑的故事感染了每一个人。这块碑原来竖在村东2.5公里处山上一个名叫“断虏台”的地方,在日军侵华时被砸毁了,这块碑记载了当年戚继光抗击倭寇的攻击,有重要的历史价值。为了找它,张鹤珊踏遍了两边山坡的每一个角落,在一天天的寻找过程中,他遭遇了大黄蛇,为了躲避它,又被身后的马蜂窝里的马蜂把眼睛蛰得肿成了一条缝;还因为寻碑从山梁上滚落下去,身上磕得伤痕累累。这些小磕小碰的苦头,对于张鹤珊来说是数不胜数,不过,执着的他最终还是找到了那块碑,这个滚落在河床里的石碑,渐渐地被流水冲走了沉积的泥土,露出了字迹,“御倭”、“太子少保”等字清晰可辩,这块石碑已被抚宁县博物馆收藏。
    张鹤珊做了一块木牌钉在家门口,木牌上面用毛笔书写几个大字:“中国长城学会会员张鹤珊,免费导游”。
    如今,许多人都知道了这个长城村,知道了张鹤珊。北京、唐山、天津、东北等周边省市的游客,美国、瑞典、挪威等十几个国家的外国友人慕名来到张鹤珊家,听他讲长城的故事,领略古长城的魅力。
  为保护长城,张鹤珊不知战胜了多少困难,然而最大的困难却是村民的不理解。看护长城让张鹤珊得罪了不少乡亲,本来是村长的他连着两次落选。“有的人指着我的脑门子问我,长城是你们家的?有能耐搬你家去!吃饱了撑的。”到长城上放羊、翻蝎子、挖药材都是当地村民主要的副业,张鹤珊保护长城无疑是断了他们的财路。
    面对反对的声音,张鹤珊始终没有放弃。好在村民们也都是过去长城守军的后裔,对长城有着很深的感情。渐渐地,村民们也都理解了他,破坏长城的人越来越少了,帮助张鹤珊一起守护长城的人越来越多了。“在我们长城沿线的周围有一千多个村落,如果这些村落的农民都能够像张鹤珊一样爱护长城,那么长城就能得到很好的保护。”中国长城学会秘书长董耀会先生如是说。
    现在张鹤珊依然每天奔走在长城上,在他的带动下,他的儿子张晓光也和父亲一道加入到保护长城的行列中来。父子俩共同的心愿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的长城,爱护长城。
    这就是张鹤珊,一位令人敬佩的保护长城并讲述长城故事的农民。当前,文物保护与开发的矛盾日趋激烈,对此,张鹤珊坚决反对那些急功近利的开发,开发长城旅游资源应该以保护为主,这就是一个农民的眼光,关于长城保护的方方面面他都非常的关心。
    守护的责任感,与血脉一起,在长城守军子孙的心中,将代代延续。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