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狐岭历代长城亟需挽救

来源:《中国长城博物馆》2008年4期(论坛专刊)   发布时间:2013-10-10 16:16:15  阅读:


    近几年,在对野狐岭长城调查期间,我多次发现地表古长城(明长城以前的长城)遗迹,二○○六年对野狐岭古长城几次调查后写了《考查野狐岭秦长城》[1]。此后再上野狐岭,发现此文章并不能反映野狐岭古长城的全貌。今年奥运会开始后,我用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陆续从张北西南部张北、尚义、万全三县交界处的虞台岭,到张北东北部张北、沽源、崇礼三县交界处的桦皮岭,徒步实地考查了一百多公里的古长城。
    此次考查亦喜亦忧:喜的是基本查清了古长城的走向、地表遗迹。特别令人惊喜的是发现了两条鲜为人知的古长城,其中一条中有二百多米长、高近二米的夯土长城,长城表面与长满杂草的地表一样,被雨水冲刷的断面处却暴露出如刀刻一样清晰的夯层;在黄花坪至镇胡台十五公里沿坝头一线,竟然出现二道、三道、四道、甚至五道长城并行奇观,立一地则可纵览二千多年长城立体画卷,这里简直可谓长城博物馆。忧的是这些古长城学界不注意、当地干部、群众不认识,不在政府的管理范畴,如果再不采取有力措施加以保护与管理,这些弥足珍贵的历史瑰宝将在经济建设的大潮中逐步被淹没。

    一、特殊地形地貌成为历代长城的结点
    在蒙古高原与华北平原的结合部—河北省万全县与张北县交界处,有一道东西走向的山,曰:“坝”。其间一段“坝”,名:“野狐岭”。又名:也乎岭、隘狐岭、额狐岭、扼胡岭。海拔1683.6米,“势甚高峻,雁飞过此,遇风辄堕”。野狐岭西边是阴山山脉,东边是燕山山脉,两山脉临近的中间一段则是十五公里的较平缓的地带名称野狐岭,从广袤的草原南行到这里,整个地形呈现为漏斗状。从野狐岭的“土边坝”口下坝,不足一公里山路则进入古城河河床,顺河床南行十五公里进入宽阔的洋河流域。历史上野狐岭是农耕区与畜牧区的分界线,这种独特的地理形势,使其成为北连漠北、西通西域、南接中原的交通枢纽,军事重地,历代兵家必争之地。野狐岭是辽、金、元时期的古驿道,也是蒙、金战争的重要战场,元代四大都城之一的元中都所在地;明出征北元、开设“马市”、瓦剌、鞑靼侵入明边的通道,这里具有丰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因此,成为历代长城的必经之地。

    二、史志记载的野狐岭长城
    野狐岭北除一百公里处有金界壕外再没有其它长城遗迹,南进入中原也无长城。凡经张北的历代长城,都集中在东西长15公里的坝头野狐岭一线。
    明长城:地表长城建筑形制尚存,不再论述。
    秦长城:《史记·蒙恬列转》载:“秦已并天广,乃使蒙恬将三十万众北逐戎狄,收河南。筑长城,因地形,用制险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余里。于是渡河,据阳山,逶蛇而北。暴师于外十余年。”[2]张北秦长城修建大约在公元前221年至公元前210年。己经多位专家证实,此条长城经过张北。[3]
    汉长城:秦朝张家口属于代郡(郡治蔚县代王城),分属幽州和并州。《史记》载“匈奴入,杀代郡太守友”,“其明年,匈奴入代、定襄、上谷郡,杀略汉数千人”。因而汉武帝从元光五年开始,修筑了长城,张北的西汉长城,修筑年代应该在公元前130年。汉朝修代郡、上谷郡长城,主要是在秦始皇长城基础上加以修缮,利用。张北有汉长城己经专家证实。[4]
    北魏长城:明元帝泰常八年(423年)“二月戊辰,筑长城于长川之南,起自赤城,西至五原,延袤二千余里,备置戍卫。”同书卷105之三《天象志三》亦云:泰常“八年春,筑长城,距五原二千余里,置守卒,以备蠕蠕。”[5]野狐岭北十五公里有北魏怀荒镇。张北有北魏长城己经多位专家证实。[6]
    燕长城:“燕亦筑长城,自造阳至襄平。置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郡以拒胡”。[7]这条长城的修筑时间大约在公元前311年至公元前279年燕昭王时期。造阳:据《辞海》载:“造阳,古地名,在今河北独石口附近。战国燕破东胡后筑长城,西起造阳,东至襄平(今辽宁辽阳市)。” 桦皮岭于独石口西约二十公里,根据这里山势走向分析,燕长城西部起始点应该在桦皮岭。
    赵长城:《史记·匈奴列传》:“筑长城,自代并阴山下,至高阙为塞。”这道长城应该是赵武灵王二十六年(公元前299年)破林胡、楼烦之后,开拓雁门、代、云中、九原四郡后修筑。“代”即代国,原址在今蔚县的代王城附近,东北部辖区至今怀安、万全县,代国北部“马城”即在今万全东洋河一代,东洋河于野狐岭南二十多公里,赵长城的东端于野狐岭是可能的,己有历史学者作此判断。

    三、野狐岭古长城的走向与分布
    野狐岭西部古长城
    这段长城东起水沟台,西至尚义交界处,从野狐岭、虞台岭顶峰过,明长城为毛石干插墙,残高1—3米,驻守台为夯土包砖高台敌楼形制,哨台为圆形毛石干插台。古长城为石、土混杂土埂状,残留部分宽2—4米,高30—50公分。
    这段长城位置的特点是:古长城沿着坝头的边缘修筑;明长城多走直线、捷径。镇边台村南明长城烽台是两个包砖高台敌楼中间夹两个圆形石块垒砌的哨台,即砖—石—石,排列很整齐。经过镇边台村的古长城是第一次发现、鲜为人知的古长城。长城从村子中间过,村中己无痕迹。村南有一段200米长的夯土长城,残高2米,底宽3米,土埂状,表层与地表一样长满杂草,被雨水冲刷的断面处,暴露出似刀刻一样清晰的夯层,夯层12—14公分。村子西边出现并列两条长城,越过山顶后与和明长城并行的古长城相交。在这里出现了五道长城并行奇观。野狐岭的西部不仅应该有秦、汉、北魏长城、明长城,还应该有赵长城。
    野狐岭中部长城
    野狐岭中部南滩村到西坡村之间不足一公里内,出现了一片十分壮观的长城景观。南北五道长城,每道长城的地表遗迹都很清晰。这里出现了一道300多米长的夯土古长城,残高近2米,顶宽3米、底宽4米,夯层12—14公分。顶部己作农村车马道用。访问当地老乡,说这是古长城。一道土、石混杂古长城,高2米、顶宽2米。这里明长城北是两道古长城并行,其中一道为夯土长城。明长城南有两道古长城,其中一道为土、石混杂长城。尤为壮观的是,长城内侧三座古烽台半环形围着一座有障墙的古烽台,东西二边各有一座明烽台,这里长城道道、烽台林立,历代长城与烽台构成一幅长城防御体系的立体画卷。
    野狐岭东部长城
    野狐岭的东部是明长城与古长城的交汇处。明长城从张家口菜市向北至张北周坝村是南北走向,在周坝村北向西转,成东西走向。古长城从桦皮岭经崇礼坝顶、庙湾、山岔南下进入张北黑脑包山、塞寒坝、小元山子、柳条坝、姚家村、贾家村、二道边。过去无论是地图或其它有关长城的资料,以及学界同仁都习惯认为从北而南下与明长城交汇的有一道古长城,而这次实地考查却发现有两道古长城。经几次到实地调查,终于徒步走通了两道长城:长城在二道边东梁、五十家坝口北分岔,一道沿坝的边缘南下,一直到周坝村北与明长城相交,从相交的明烽台开始,长城向西成了并行的两道。在明长城北300多米内,由于修筑战备工事,古长城没有了地表遗迹。另一条则向西经二道边与黄花评之间梁顶一直向西,在茴菜梁南与明长城相交。至此向西,出现了三道长城并行状况。多年来,当地老乡都认为这古长城是和明长城同时期的建筑,因此将明长城称“头道边”,将这道古长城称“二道边”,因而也就有了二道边村。有些地图也就把这道古长城作了与明长城一样的标记。在西路古长城与明长成相交处,发现一座障城,该城呈内外城相套,外城长方型:100×60米,内城为圆型。城墙为杂石土埂状,城内建筑遗址为明显的突出地表的土堆。
    桦皮岭长城
    桦皮岭位于沽源、崇礼、张北三县交界处。明长城从赤城马莲口西南行,经过桦皮岭东的谷嘴窑、张家窑、梁根底村,一直沿赤城、崇礼交界处南下至赤城、崇礼、宣化三县交界处的大尖山。古长城从沽源县八岔沟,经刀楞山进入桦皮岭北山。从北山坡南下行的有三道长城,梁西并排两道与山下威远门旁烽台相接,而后从烽台向南变一道长城上桦皮岭北次山西端顶,沿顶峰向东,登次山主峰顶后南下,登桦皮岭主峰顶烽台。而后向西过十一号梁坝口,登西山到坝顶村,南下接黄花坪明长城。另一条长城从北山南北方向梁东侧下,向南直奔桦皮岭北次山主峰烽台,而后沿次山主峰东行至次山东端,在南北向河川结束。古长城端点与明长城隔河川相望。在刀楞山与桦皮岭北山间的低洼处,有一座古长城上少见的,仍能看出建筑形制的、石砌的楼亭。威远门侧的圆形墩台特别高大,高约8米,底宽12米,顶宽4米。顶部有下陷坑,原建应有楼橹。周边有碎青砖,此墩应是包砖夯土敌楼。墩台有障墙,直径35米。根据史志记载与实地考查,桦皮岭应有秦、汉、北魏、明长城外,燕长城的西端也应在这里。桦皮岭主峰海拔2128米,峰顶有一座古长城墩台,登此台对周边长城一览无余。

    四、建议召开《野狐岭长城研讨会》
    野狐岭古长城考查后,满目疮痍的古长城总是萦绕在自己的心头,这些重要历史文化遗产亟待拯救和发掘,经过反复考虑,我认为召开《野狐岭长城研讨会》是解决野狐岭古长城问题的有效办法。会议主要议题:1、确认古长城的不同朝代,提高对古长城历史价值的认识;2、收集整理古长城更多的文化信息,发掘古长城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3、拟定对古长城的保护管理措施,把对古长城的保护管理纳入各级政府的议事日程;4、研究探讨长城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
    为向张北县委、县政府汇报有关野狐岭古长城存在的问题,我三次赴张北呼吁,得到了张北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百忙之中,张北县委书记、县长、主管副书记,办公室主任认真地听了我三个多小时的汇报,县委、县政府全力支持召开这次《野狐岭长城研讨会》,表示一定要承办好这次会议。


参考文献:
[1]《中国长城博物馆》2006年第三期
[2]《史记·蒙恬列传》
[3]李逸友:《中国北方长城考述》
[4]董耀会:《万里长城纵横谈》
[5]《魏书》卷3《太宗纪》
[6]张敏:《论北魏长城—军镇防御体系的建立》;孙志明:《北魏长城》;艾 冲:《再论北魏长城的走向》;李逸友:《中国北方长城考述》
[7]《史记·匈奴列传》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