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魏长城遗址

来源:渭南日报   发布时间:2013-10-15 10:38:23  阅读:



 

    魏长城是战国时期魏国为了阻止秦国进攻而修筑的防御性建筑。那个时期,诸侯割据,群雄争霸,处于关中平原与黄土高原过渡地带的澄城、大荔、合阳、白水、韩城等地,曾经是秦晋魏等诸侯纷争之地,归属不定。澄城起初属晋,三国分晋后隶属于魏,之后,秦魏交战,魏败,澄城之地又被割让与秦。《左传》中,晋侯派吕相绝秦时,吕相说的“俘我王官,剪我羁马”几句话讲的就是当年秦穆公伐晋攻取王官及郊的事情,其中的“王官及郊”就是今天澄城境内善化的居安及安里的郊城堡;晋襄公伐秦攻取的新城就在县北的罗家洼新庄一带;魏大将吴起攻秦时修筑元里,其遗址就在今天距县城十几华里的交道镇元里村附近。魏长城就是在这种战火纷飞的形势下修筑的。

  《史记·魏世家》“魏惠王十七年,与秦战元里,秦取我少梁。十九年,诸侯围我襄陵。筑长城,塞固阳”,说的就是魏长城修筑的历史背景和年代。魏惠王十九年是周显王十七年、秦孝公十年,即公元前353年,距现在已有2360年的历史。据有关资料记载,魏长城起始于今华阴市境内华山玉泉院涧西的朝元洞,依地势蜿蜒北上,经大荔、澄城、合阳,直到韩城南黄河西岸城南村,全长约300公里。历经两千多年风雨沧桑,完整的魏长城早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一些时断时续的残段,向世人诉说着那一段动荡不安的历史。

  澄城境内的魏长城遗址位于赵庄镇关则口村西北至东北,社公山南麓,东北至长沟村,再向东经沟西、雷沟村,直至咸合西庄,向西延伸10公里至刘家洼乡,一直到冯原镇关家桥村。我们的目的地便是位于社公山下的关则口村。

  车子过了赵庄镇政府,转向北,将近到社公山时,又向西折去。田野里到处是正在拔节的玉米,孕育果实的核桃、苹果和各种各样的蔬菜,一派丰收在望的景象。对于魏长城遗址,同行的王馆长他们曾经去过,但是时隔多年,只记得关则口的大体方位,乡间的具体路线并不清楚,所以问了好几个在田间干活的农民,我们才来到一个修建整齐、房舍一新的村庄。问知是关则口新村,魏长城遗址所在的老村落,还需向北再走。

  车子向北出了新村,果然就有了旧的气象。路是仅仅一车宽的黄土路,曲里拐弯,坑洼不平,路面上被雨水冲刷的坑渠,在有点坡度的路上顺势蜿蜒,时深时浅。好在司机技术过硬,车轮压在坑渠两边,一路摇摇晃晃地前行。

历史的东西总是打着贫穷落后的印记。也许只有魏长城这样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遗址,才最有资格让这么落后简陋的道路引领着人们去寻找它,所以对于路的难行,我在心里没有一丝抱怨,反倒觉得这是找到魏长城遗址的希望和预示。果然,十几分钟后,路边立起了一块石碑,同样很简陋、很陈旧,上书“关则口魏长城遗址,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王馆长说,这个碑是早年立的,现在魏长城遗址已经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了。

  原以为看见了石碑,魏长城遗址就不远了,谁知又蹒跚了一段路,才到了关则口的旧村落。旧村紧靠社公山,地势越向北越高,布局松散的屋舍,黄土夯成的山墙,旧式砖瓦垒成的墙墩,使整个村落在夕阳下显得更加孤独而落寞,但是仍然有留守的老人居住。车子顺着一条进村路来到一个类似城门洞的地方,墙角有几位老者在树荫下乘凉。问清楚魏长城遗址的具体方位,车子向后倒了几步掉头西行,又走了一次岔路,折回继续向西出了村子,来到一片庄稼地边,路也窄了,只好下车步行。关则口旧村几乎就在半山腰,下了车极目南眺,万顷田畴尽收眼底,村庄阡陌一览无余,心胸也豁然开朗起来。我们穿行在田间地头的小路上,一会儿登高眺望,寻找魏长城遗址的影子,一会儿分辨该走哪条田间小路。凭着头脑中从资料照片上获得的魏长城遗址的一点印象,终于在横竖交错、断断续续,长满酸枣刺和荒草丛的一条条田坎中,远远望见一段虽然不是很高但显然是兀立在田间的土崖,李秘书长说,那应该就是魏长城遗址。

  寻着那个目标,又拐了两弯田头,终于来到那段土崖跟前,正是一直以来让我心存敬畏的魏长城遗址。这段遗址呈东西斜向坐落在一片玉米地里,西段与田坎相连,向东大约有100多米突兀在一块田地上,可能是损毁的缘故,中间有2米左右断开着,再向东渐渐随地势延伸到一处山洼里。遗存的这段魏长城高约1.5—2米,接近玉米地的城墙根处荒草稀少,越往上草儿越多,到顶部各种蒿草和酸枣刺簇拥丛生,很是茂盛,像耄耋老人的胡须,自耳根至下颌逐渐稠密,每一根胡须都是一段沧桑,一段历史。粗略一看,遗址与普通的土坎无异,只是南面的墙体上零星分布、大小深浅不一的坑凹告诉人们,这不是一段普通的土坎。那些坑凹便是只有经过人工夯筑的墙体,在常年经风历雨中夯土层碱化才有的印记。

  遗址所在的玉米地北边只有2—3米宽,边缘是一个2米多高的堤坎,下面又是大面积的玉米地。南面的玉米地也只有二三米宽,却没有堤坎,而是向南形成一个斜坡,一直斜到与东边山洼相连的沟底。根据有关资料记载,魏长城随地势高低,多就地取材,或石砌,或土筑,或遇山岭陡峭处加以利用。关则口这段魏长城长宽4—5米,而我们看到的这段遗址宽仅有1米左右。我们由此推测,现存的这段遗址南北两边2—3米宽的玉米地,原本可能属于魏长城的墙体,只是长年累月雨水冲蚀,加之村民修整耕地,渐渐将两边松散垮塌的墙体平整成了耕地,北边2米多高的堤坎也许就是魏长城墙体底部残余的边缘,南边墙体边缘原来也许是利用沟沿加土筑高而成,只是天长日久,沟沿与加高的墙体边缘部分混为一体,成了一个斜坡。我们的推测究竟是不是正确,远古时期的魏长城到了关则口这儿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们无从知晓,也许至今都还是个谜。历史就是这样,铅华洗尽,留下来的往往是最本质、最具有精神意义的东西,其深厚的历史积淀和人文底蕴吸引着后人不断地探究和追寻。在网上百度“魏长城遗址”,从有关的条目中可以看到,出于对魏长城遗址的保护,有关专家学者对这个遗址的考察研究始终没有停息过,特别是2005年以来,从陕西省考古院到国家文物局,对魏长城的调查一直都在进行,关于魏长城是阶段式还是封闭式的,各段长城的遗址位置及修建的具体年代和背景,等等,仍然是考古工作者正在探索的一个个学术课题。

  魏长城在当时是用来防御秦国入侵的,但是后来的史实告诉我们,它最终并没有抵挡得了秦统一六国的雄心和铁骑。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残存的魏长城遗址孤零零地据守在社公山下那块广袤的荒野里,显得沧桑而无奈。

  以前,因为工作需要,经常接触到县情宣传资料。其中关于人文历史的介绍几乎无一例外地都要提到魏长城遗址,据说是能够代表澄城深厚人文底蕴的遗址之一,距今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心中不禁油然而生一种对历史特有的神秘和敬畏。然而,十多年了,终究无缘实地走访一番,面对面拜谒那一段风雨沧桑的古迹。盛夏的一个午后,终于有了这样一次机会。县博物馆的王馆长和摄影协会的李秘书长要拍一些人文古迹的照片,那天正好拍魏长城遗址,有幸与他们一同前往。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