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公里明长城七成保护差

来源:津报网-每日新报   发布时间:2014-08-30 11:06:55  阅读:




东起丹东 西到嘉峪关

明长城长8851.8千米

明长城到底有多长?这些年,除了八达岭长城、嘉峪关长城,很多人并不知道俗称的万里长城到底有多长。

2006年,国家文物局开始实施“长城保护工程(2005-2014年)”,精确测量出明长城的具体位置和长度,人们有史以来首次知道了明长城的精确长度。明长城东端起点明代隶属于辽东镇,现位于辽宁省丹东市振安区虎山乡。西端起点明代隶属甘肃镇肃州卫,现位于嘉峪关市。从东向西行经辽宁、河北、天津、北京、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甘肃、青海10个省、市、自治区的156个县域,总长度为8851.8千米。其中,人工墙体的长度为6259.6千米,壕堑的长度为359.7千米,天然险的长度为2232.5千米。已调查认定关堡1176座、烽火台5723座、马面3357座、敌台7062座、其他相关遗存1026处。

“长期以来,人们已经形成了长城‘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的认识。这次明长城测量是从鸭绿江边的虎山长城开始的,以国家行为明确了长城的东端起点。”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对记者说,8851.8千米的总长度,比明代文献记录的12700多里长出太多了。

在他看来,此次测量把历史文献记载的长城不包括的山险墙也计算在内,因为山险墙属于长城防御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不纳入长城的范围,长城的整体面貌就反映不出。另外,这次普查把青海的一段300多千米的明长城也纳入其中。

长期以来人们说起长城都认为墙体才是长城,实际上与长城相关的很多设施,比如关隘、城堡、烽燧、壕堑都是长城防御体系的组成部分。

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过去仅停留在研究者的范围内,并没有被更多人认知,很多人没有把长城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明长城调查不仅调查了墙体,还对长城的相关设施进行调查,这就以国家行为向社会宣示长城是一个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今后的保护也将是全面、整体的保护。
 

40年前 拆长城修水库可以受表扬

作为明长城首个徒步考察者,董耀会对长城有特殊的感情,这些年他看到各地长城被破坏的案例,足可写一部长城破坏史,“长城保护虽不能达到满意的程度,但与二三十年前相比,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董耀会说,自2006年国家颁布《长城保护条例》以来,破坏长城的事一定会受到舆论的谴责,受到法律的制裁,这就是进步。

在他的记忆里,40年前,北京怀柔拆毁长城,用砖石修建黄花城水库是一件可以受表扬的事,理由是废物利用。

30年前,我们徒步考察长城,遇到破坏长城的事情,反映给县政府还被认为我们多事。用推土机推毁60多米长城的人被罚款200元,相邻村庄的人不认为他不对,而是都认为他倒霉。

2006年,北京密云县石城镇云蒙山,一条紧邻长城的景区修建公路,公路离长城的平均距离不足10米,最近处不足3米,而按照国家的文物保护标准,长城500米范围内严禁任何施工。

2013年,宁夏银川市水洞沟附近的明长城遗址外,一些煤场、化工厂就设立在城墙下,运输车辆带着隆隆声和漫天灰尘从城墙边往来驶过。在同心县境内始筑于明代的下马关长城,因年久失修、风化剥蚀等因素已坍塌呈土垄状。上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的时候,宁夏长城有1500多千米,800千米左右可见墙体。而到了90年代中期,可见墙体只有500多千米。而如今,只剩下300千米左右了。2004年宁夏中卫为了建速生林,拆了300多米的长城,当调查组问及此事时,当地根本不知道这是长城。

2014年6月,中国长城学会会员于彪发现河北涞源县在长城脚下开矿,倾倒的尾矿已经破坏了长城环境,并危及到了长城墙体的安危。
 

保护不能仅靠少数文物工作者和志愿者

中国长城学会发布的《长城保护30年的回顾》中提到,目前长城的保护面临四种威胁。首先,法人和单位破坏严重,这是当前损毁长城的主要形式,个别地方政府的部门基本建设、长城资源利用工作中,过于追求眼前利益、局部利益,随意开挖,破坏长城的事件屡见不鲜。其次,对长城的保护意识淡漠,在长城上取砖取土,平整道路,种植作物等现象严重。第三,偏远地区地方财政困难,保护能力差,长城的遗产构成又相当复杂,致使划定保护范围、建立记录档案等基础工作进展缓慢。第四,对长城保护、维修、展示、管理等方面缺乏深入研究,致使理论基础薄弱。

虽然我国《长城保护条例》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部对单体文物颁发的国家级法律文件。但是有专家指出,《长城保护条例》的宣传不够,其执法力度也有待加强。

虽然经过这些年的保护,长城的现状并不容乐观。调查显示,受长期以来地震、洪灾、风雨侵蚀等自然因素的影响,明长城墙体只有8.2%保存状况较为良好,而74.1%保存的状况较差,甚至只剩下地面的基础部分。西北大学教授段清波参与长城资源调查后认为,如此大体量的长城仅依靠现有的少数文物工作者和少量的志愿者来保护是不可能的。董耀会觉得,如今最迫切的目标就是要建立长城保护管理体系,充分发挥全社会力量,建立长城保护基金会,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长城保护中来,“只有通过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构建起保护长城的这道‘长城’,才能让长城能更长久地承传下去。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