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长城学术研究是我们的立足之本

来源:长城保护基金网   发布时间:2014-12-01 10:50:57  阅读:


 
\

编者按:编辑一本杂志需要大量的稿件,作为全国性长城学术刊物,尤其需要学术研究类稿件。这些文章要有一定深度,不能太过肤浅,更不能有大的谬误,否则,传播陈词滥调、虚假信息,这杂志就没有人看,也不用办了。

近来编辑工作中深感稿源缺乏,其实长城学会会员人数不少,但其中认真做学问者不多。看来怎样启发指导大家研究长城,也应该是我们的任务之一,其成败,既决定我们刊物的质量,也决定长城学会的兴衰。

想起几年前的一个会议上,曾听过董耀会副会长作过的一个发言,谈的虽然是《中国长城志》,但主要内容还是如何加强长城学会学术研究的问题。几年过去了,愈加感到加强学术研究是一件十分紧迫的事。找出当时的录音,整理后加标题“长城学术研究是我们的立足之本”发表于此。

                                                     ——《中国长城博物馆》编辑部
 
 

我首先要讲的是做《中国长城志》,这对长城学会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对于这一点,许嘉璐会长从一开始就曾多次作过明确指示。所以在后来的工作中,我一直坚持讲这些,反复讲这些。但是这一点到现在为止,还并没有真的为我们的同志们所认识。

长城学会是从事长城研究的学术团体,那么加强学术研究和学术交流就是长城学会要完成的重要任务。长城学会每年都应该举办长城学术会议,举办学术会议实际上是搭建长城学术交流平台的一个重要形式。我们要举办具有高水准的学术研讨会,要举办国际学术研讨会,都是要把长城研究的相关的学术成果,通过这个平台进行更好的交流,通过交流来推动长城研究的进一步发展。

长城研究是一个特殊的研究形式,具有高度的综合性。很多学科对长城从不同的角度去研究,最后的成果具有很强的综合性。这种跨学科的具有高度综合性的学术研究,更需要交流平台的这种促进作用。通过交流,不同学科的专家学者既弥补了自身知识结构和不同专业方面欠缺的局限,同时也能知道自己的学术研究成果,要为其他学科的长城研究提供什么样的支持。推动这样的相互启发,相互借鉴,应该是长城学会极力为大家提供的服务。

做好这样的学术交流活动,是长城学会工作的最重要的内容之一。也是长城学会凝聚专家学者和从事长城研究机构的重要方式。也是提高中国长城学会在社会上、在长城研究领域、在各方面学术地位的一个有效的手段。进行长城研究学术交流和吸收学术成果有各种各样的方式,但我们现在能做的比较便利的还是组织学术研讨会。这样的研讨会我们可以和地方上进行的研讨需求结合起来,应该说这样做起来并不困难,但学术质量不一定有保证。

我们如果要创办一个具有权威性的学术期刊的话,就可能面临很多方面的困难,如经费上的,自身编辑能力上的各方面的困难。举办学术研讨会相对来说,工作就要简单一些,单纯一些。而组织学术研讨会可以很好地营造长城学会这样民间学术组织的氛围,可以通过我们的工作不断地促进长城研究的学术交流活动。

长城学会的立足之本,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学术研究。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努力,能为学术研究提供什么样的条件,提供什么样的带有动力的推动,是对我们工作的检验。我们做的学术交流既要求精,也要考虑到它的广泛性。如果学术交流没有品质,没有质量,那这种学术交流想推动长城学科的建设和长城学术研究的发展,就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我们只追求高品质、高质量,不能关注到长城研究的更大的领域,特别是长城沿线基层的一些研究成果的话,也是我们工作的一个缺失。长城学会是长城学会会员的一个家,搭建起来的学会这样一个平台,实际上是为大家提供服务。提高大家研究长城的积极性,同时大家的这些研究成果,也为长城学会的工作注入了活力。

这方面我们做得很不够,不是我们不想做,是没有条件做。直接讲是我们没有钱,也没有人来做这件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现在机会来了,我们有条件做好这件事了,这个机会就是编纂《中国长城志》。长城研究的很多工作,都可以和长城志的编纂工作结合起来。《中国长城志》是方方面面都包括了的,综合性很强的一部大书。做这样一部大书,会涉及方方面面的专家学者,要召开很多次各种各样的学术会议。这样以《中国长城志》为支点,所进行的一系列的学术活动,对推动长城学学科的建设和促进长城研究的发展很重要,会为长城研究奠定一个很好的基础。

这种会议有的规模大,有的规模小,有的可能是学术沙龙性,或者是带有学术讲座性的。这一系列的学术交流活动,将对整个的长城的研究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那么,对我们长城学会来说,应该充分地利用《中国长城志》这样一个有经费保障,有学术研究需求的大型工程,来做好我们学会的工作。这是长城学会学术研究、学会活动大发展的一次机会。这个机会我们要充分地利用,通过这样的学术活动,可以强化中国长城学会的学术影响。

江苏凤凰传媒和江苏科技出版社,投资做《中国长城志》是中国长城事业的一件大事。《中国长城志》的工作需要开这些会议,所以经费保障是为志书所做工作的保障。开这样的学术会议,中国长城学会肯定是没有钱去开。我们过去开的学术会议,也都是要搞商业运作、市场运作,大部分是和地方政府合作开。那么地方上开,是因为地方上有地方的需求。我们通过《长城志》这个平台所开的一系列会议,实际上极大地淡化了学术活动的商业气息和地方利益,是真正的学术活动。

到地方上开会,地方上有地方上的考虑,主要是为了发展旅游。找赞助吧,赞助单位有赞助单位的利益需求。凤凰传媒和江苏科技出版社,出版商、出版方投资这样的学术活动,实际上是为长城志编纂工作提供服务,他们没有任何其他的商业目的。没有了其他商业目的和市场的东西掺杂在其间,我们的学术活动就是很纯粹的只为研究长城这个目的。既能达到我们的学术目的,又能收到为长城学会的学术研究造势的效果。

我们通过《中国长城志》的编纂工作,组织了方方面面的专家学者,这么多的科研单位和大学都参与进来了,这也是中国长城学会开展全方位的学术攻关和学术组织工作的一次很重要的机会。你要想推动长城研究、加强长城研究,可是你没事干,你没有很好的平台去组织大家,人家跟我们联系能做什么?

学术研究活动的平台你也搭建不起来,既没有经费给考察活动和各方面提供支持,人家的研究成果出来了你也发表不了,那么这些专家学者怎么和我们联系,这些科研单位和大学怎么为什么要和我们联系?现在我们有了这样一次机会,所以我们要充分的好好地利用这次机会。通过精心策划,发展中国长城学会的学术研究工作。

编纂《中国长城志》是需要用几年的时间去做的一件事。我们要围绕着这项工作,编纂《中国长城志》这项工作,来好好的策划我们各种的学术研讨会议。这些围绕着《中国长城志》的编纂工作开展的学术研讨会议,同时也深化和推动了长城研究整体的发展,解决了长城研究当中存在要解决的那些问题。这就要求我们对长城的学术研究做出一个好的规划。我们要找长城研究的重要的点,把这样的几个点串起来,最后的成果就连成面了。我们要把长城学会的学术研究规划跟长城志的整体工作好好地结合起来。

长城志每一次会议,不管是大规模的会议还是小规模的会议,因为主题的不同邀请的嘉宾肯定也不一样,每次会议要解决的问题也不一样,会议的规模和人数也是不一样的。这些东西我们都要好好策划,都要好好地进行安排,使得我们的工作真正能达到我们的要求,达到推动长城研究的效果。如果长城学会不能充分利用这个机会,长城志的编纂工作中这样的会议还是会开,也一定要开。只是我们没有搭上这趟车,我们没有利用这样一个机会,去提升中国长城学会的学术研究氛围,去提升中国长城学会在学术界的影响力。这个损失实际上是中国长城学会的损失,其实说到底也是长城事业的损失。

长城学会在我当秘书长的那几年也不断的在搞学术会议,但那些学术研讨会应该说质量都不高,会议的效果都是很一般。我们也有一些既定的会议目的,但是回头看一看,这样的目的基本上都没有很好的实现。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主要原因就是我们自身没有经费保障,同时我们工作人员的学术组织素质也不够,满足不了这种会议的要求。所以说,会议的目的性不是很清晰,会议的主题也没有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强化。会议效果不太好和影响力不大,实际上是我们组织者本身的问题。当然,有些是我们不可控的,有些是我们没有条件去做得更好的。

现在有了这样一个好的机会,我们一定要抓住《中国长城志》这样一个工作的机会,把中国长城学会的学术开展真正的做好。如果长城学会举办的所有的学术会议都还像以前那样流于形式,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原来那样的会议也不是说一定不能搞,我们跟地方政府合作,请十几个专家去开一个小会也是可以的。但如果长城学会的学术会议,都是这样流于形式的学术活动,实际上对推动长城研究的发展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对中国长城学会的学术品牌建设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长期下来,不但长城学会的学术影响力不能产生,长城学会作为一个学术性的民间组织,在学术领域里还会有一些的负面影响。所以,现在到了长城学会必须提出一个更高的要求、更大的发展目标的阶段。我要再次的提醒大家,我们一定要充分地利用《中国长城志》编纂的这几年的机会,精心策划一系列的长城的学术活动。通过这样的一个活动,使长城学会的学术研究工作走向更深入,取得更大的成果,真正能构建起长城学术研究的队伍,取得一批有标志性意义的学术研究成果,这是中国长城学会参加《中国长城志》的编纂工作的一个很重要的收获点。

我们要在这个对长城学会发展更有意义、更有作用的点上去做突破和强化。这是长城学会长期效应、长期利益的一个重要举措。我们要通过《中国长城志》的编纂工作,练出我们一支队伍来,就是长城学会从事学术交流、学术研究工作的队伍。过去我们没有真正开展起来学术,也没有培养起我们自己组织学术活动的力量。今后如果能使我们的干部具备这种素质,这是长城学会的一个很大收获。

通过《中国长城志》这一系列的活动,我们搭建起一个学术交流的经常性的形式。这些活动包括大小会议上的各种成果,这些专家学者的发言,都要很好地搜集起来,整理出来,集印成册。坚持几年,这将是一批很重要的学术成果。何况,我们还有很多的会议是充分准备之后,大家有目的去写的论文,每年有一两个这样的比较大的会议,学术成果的价值就会更高。

我们搭建好了这样一个平台之后,长城学会具有这样一个学术交流的吸引力之后,参与进来的专家学者会越来越多,学术成果会越来越丰富。在大量的、高质量的学术成果产生之后,就可以建立起长城学会的交流评价体系。通过这样的一个评价体系,来不断提高长城学会学术交流的质量,为长城学会的发展做出一种具有前瞻性的,一种很好的具有为社会服务性很强的研究目标。

现在对长城研究成果的评价,都是感觉上的一些认识。我们有了这样一个评价体系之后,就可以做出很好的长城研究的科研规划。既有专家学者提出的一些他们感兴趣的学术题目,又有我们进行很好的规划之后,吸引大家进入学术研究的题目。这样一个双向的发展,就会使长城学会的研究成果在质量和数量上都得到很大的提高。

如果这些工作我们不做或者没有很好地去做,长城学会学术交流的平台作用就会不断地弱化。这种弱化实际上就限制了长城学会的发展,因为学会的社会作用、社会存在意义和存在价值得不到很好的体现。我们的工作如果对长城学会、对长城学术研究工作的开展、对长城研究成果质量的提高,没有做到任何的帮助和推动,我们就等于什么都没干,甚至还不如什么都没干。长城学会不能为推动长城研究的发展做事情,我们在长城研究领域里的学术地位和作用怎么体现呢?长城学会不能给长城的研究者提供应该提供的服务,长城学会的社会作用和长城学会的存世价值又在那里呢?我希望大家,要好好地认真考虑一下我提出的问题。

 
                         (此文刊登在《中国长城博物馆》杂志2011年第三期)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