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以长城的名义存在

来源:燕赵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4-12-16 09:54:27  阅读:


   \\

万里长城,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是中国的象征符号。诗人说,蜿蜒的长城,不只是以长城的名义存在。以血脉的名义,出现在悠久的传承中,以火种的名义,出现在不灭的燃烧中,以史诗的名义出现在岁月的奔流中。

然而,这伟大的世界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的巨大风险是不言而喻的。裸露在日益式微冷落的农耕与游牧文明视线之中的边塞残垣,一直承受和见证这片大地的命运颠簸,像是一首无字悲歌。历经千百年风雨而保存下来的古长城,会不会在现代文明中与我们渐行渐远直至消逝?

 

长城仅仅是伟大的墙吗?

 

山激起人们攀登的欲望,而墙总是诱惑人们想知道墙的另一面有些什么。作为一个长跑者,面对一座长而古老的墙,他别无选择,只想沿着它奔跑。”英国人威廉林赛的书《独步长城》开篇中这样写道。

有人说,所谓长城就是一道长长的墙。从文字概念出发似乎没有错,不是距离很长的城墙,怎么能叫做“长城”呢?但是,长城不仅仅是一道长长的大墙,其实它还包括其他的形式结构,各时期长城修筑的方式也不尽相同,自长城诞生在中华大地那一日起,它就是一个多形式多功能的连续性军事防御体系。

两千多年前,秦始皇东临碣石,登高一呼,召来三十万众。三十万生命历经严寒酷暑,化成了万里长城。长城因战争而生,历来与血腥未能分离。

历史学家王雪农认为,从1644年清朝建立,作为防御工事的长城随后就被废弃。1644年上半年驻守长城的军队,下半年就可能被遣散。从那时起,长城开始淡化了军事功能,而作为历史的见证者矗立在崇山峻岭之间。

上世纪50年代,只有八达岭长城得到重修并成为旅游景点,同时嘉峪关、山海关等地的长城也得到了修缮。1984年以后,越来越多路段的长城向游人开放,如慕田峪、金山岭、居庸关。这些长城旅游点数量有限,主要是为了满足国内游客以及少数国外游客的需求。1990年以后,在政策推动下,更多地方开放了当地的长城,发展旅游经济。

在历史学家和地理学家的眼中,长城可不仅仅是旅游景点那么简单。威廉林赛说,长城的问题是,这是一个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博物馆,但没有馆长。它太长了,而且就在老百姓的身边。

这个伟大而古老的城墙,横亘半个中国,宛如一条巨龙,飞舞在崇山峻岭之巅,蜿蜒于莽原戈壁之上,它是人类用智慧和力量在地球上创造的巨型浮雕。它蜿蜒的庞大身躯,高耸林立的垛口敌台,雄奇险峻的关卡隘口,无一不诉说着许许多多惊天地、泣鬼神的历史故事。一些军事重镇逐渐演化成军事、政治、文化中心,并对民族结构、民族融合甚至对中华民族的形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也正因为如此,1987年长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是与埃及金字塔齐名的建筑,长城是中国古代人民智慧的结晶,与天安门、兵马俑一起被视为中华民族的象征,成为我们祖先智慧和力量的见证。

 

不倒的万里长城亟待保护
 

上个世纪80年代,歌曲《万里长城永不倒》伴随着电视剧《霍元甲》流行起来。如今,现实中的长城已经屡遭破坏,满目疮痍,保护更感无力。“万里长城永不倒”更像是一种精神的慰藉和民族精神的象征。

董耀会对于长城的现状深有体会,他是中国长城学会常务副会长,著名长城专家。1984年5月4日至1985年9月24日,身为秦皇岛市电业局一名普通员工的他与两个伙伴一起,历时508天,从嘉峪关徒步走到山海关,成为国内最早徒步走完长城的人。

在1984年走过长城后,董耀会提出了三个三分之一的说法,即长城有三分之一基本完好,三分之一残破不全,三分之一不复存在。这个说法只是根据当年行走做的记录而得到的一种感官认识,其实是不准确也不科学的,但是还没有其他更为准确和科学的数据。据调查显示,明长城墙体和遗址总长已不超过2500公里。现在的明长城,有较好墙体的部分已不到五分之一,有明显可见遗址的可能已不足三分之一,在一些自然条件恶劣或管理松散的地方,长城实际上已经消失殆尽了。

河北长城资源调查显示,在河北境内,仅就长城墙体保护状况来说,80%以上为“较差”、“差”甚至“消失”,敌台、烽火台等单体建筑近70%出现坍塌甚至彻底消失。

近年来,以长城为卖点的旅游开发项目越来越多,不考虑长城自身的承载能力,一些地方盲目发展旅游对长城造成很大损害。按照规定,涉及长城的风景名胜区需要在文物部门备案,但目前备案的没有几家。

有关部门认为,矿产资源私采滥挖对长城的破坏最为严重。据了解,长城沿线矿产分布密集,由于私采滥挖矿山等多种原因,有些路段长城主要墙体已经坍塌甚至消失。此外,基础设施建设也对长城造成了很大影响,公路、铁路、管线穿越、电力设施建设等,都在一定程度上使长城遭受破坏。

董耀会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段古长城是一个军事价值很高的战略要地,但长城下面要修公路,向农民收购石料,当地的农民15元一车就把这段长城挖成了一条沟。

2002年,北京地区的长城景观被世界文化基金列入世界100处濒危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该基金会每两年评选一次世界100处濒危历史遗迹。2004年,该基金会再次将北京地区的长城景观列入这一名单,至此,社会才开始关注长城面临的危机。

 

长城保护可与社会发展双赢

 

2006年12月1日,《长城保护条例》正式施行,这是长城事业的一件大事,也是长城保护工作的一个里程碑。如今,昔日对条例抱有极大期待的人们却发现,长城所遭受的破坏依旧严重。中国长城的整体保护工作,依然在艰难而缓慢地进行。

董耀会说,现在情况越来越好,报道多了,社会在进步,有破坏长城的个案报出来,都会受到社会的一致批判。上个世纪90年代,因为有人破坏了长城古城墙,被判了3年刑。如果破坏长城会受到刑罚,那么长城保护将有力得多。

可是威廉林赛对此却有更深入的考虑。1986年,27岁的他抱着探险的念头,试图徒步走完长城,但水土不服让他无功而返。第二年,他又来了,并最终完成心愿,成为第一个徒步走完长城的外国人。

威廉林赛认为,长城万里,就存在于老百姓的身边;作为世界文化遗产,迫切需要保护;同时中国人需要生存,保护长城有着巨大的特殊性。

长城研究委员会会长成大林对这个说法也颇有感触,早年间他曾背着相机,从甘肃敦煌出发,骑着骆驼开始拍摄长城专题。当时破坏长城的行为,主要还是老百姓盖房子、搭猪圈之类。后来最大的迫害还是政府行为,比如以前搞“大寨田”,把长城拆了做田埂,长城的土做肥料,公社一动员,一段长城就没了。比如古北口为了修路把长城开了个口子。现在很多地方搞旅游开发、基础建设、工业园区,对长城的破坏也很大。“文物保护和地方发展旅游、发展经济之间常常产生一些问题”,成大林说。如八达岭、金山岭长城都已从公司经营收归文物部门管理了,但是管理方式、经营模式并没有改变,还是在考虑赢利。

成大林认为,单靠文物部门的力量肯定不够,需要建立社会力量介入机制,比如文物部门可以成立群众工作处,搭建一个平台,通过媒体来发动群众。全国的长城保护也缺乏一个协调机制,长城牵涉的利益太多,长城又太长,只能按属地保护来进行。

但是各地重视程度又不同,有些地方没有景观价值,又是贫困地区,经济能力不足。可以设法将当地老百姓的利益与长城捆绑起来,进行经济引导,比如在长城周边开始“家庭旅馆”,让长城成为老百姓的经济来源,这样他们自然就会去保护这棵“摇钱树”,而不是破坏。

长城不只是一道墙。一方面,在长城保护方面,面临着诸多挑战。一方面,在民族精神层面,我们正在与长城渐行渐远。保护长城,绝不仅仅是在抢救我们的过去,同时也是在抢救我们的未来。祖先留下的有形与无形的文物生态,不但支撑着历史和现实,同时也在启迪着未来。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