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照中的八卦城黄崖关

来源:董耀会博客   发布时间:2013-10-17 15:55:19  阅读:


    20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来到黄崖关时,正值春末夏初的一个傍晚。渐渐西坠的残阳下的黄崖关,矗立在满山郁郁葱葱的树木和色彩斑斓、香气四溢的花丛之中。那时的黄崖关还没有复建,只有一些残垣断壁,在夕阳余照下,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今天雄伟的黄崖关已经完整地呈现给游人,关城与东西两侧的悬崖峭壁,互为依托,显得是那么巍峨险峻。城墙逶迤高耸,墩台、敌楼和烽火台挺拔摩云,好似一把巨型铁锁,牢牢锁扼在关崖。金色夕阳之下,长城如金饰铜裹,蔚为壮观。
    黄崖关在天津蓟县北25公里的崇山峻岭之中,出黄崖关向北是河北兴隆县。发源于兴隆县茅山裕的河水,横切燕山南流,河谷为峰峦林立的燕山山脉上一条重要通道。黄崖关便横座在这条谷地之上,切断了这条沟谷通往燕山南北的孔道。
    黄崖关是明代蓟镇长城的险要之关,也是蓟县境内唯一的一座重要的关城。关城东侧山崖的岩石多为黄褐色,每当夕阳映照,反照出一种耀眼金光,显得金碧辉煌,素有“晚照黄崖”之称,关城因此得名。
    黄崖关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最初建得较为简单。嘉靖二十九年(1550)庚戌之变后,大修长城之际,黄崖关得以扩建。这以后,长城向两侧延伸,东和马兰关,西和将军关长城相接。隆庆初年,戚继光任蓟镇总兵,大修蓟镇长城时,这里也修建了大量的空心敌台,现在长城上还留有隆庆四年(1570)修建空心敌台时所立的石碑。万历十五年(1587)砖包了黄崖关关城。万历十九年(1591)又砖包了黄崖关两侧的长城城墙,至此前后经过180多年,黄崖关的规模才最后定形。?
    黄崖关城是随山形地势而修建的,总体呈不规则刀把形,城南墙的西半部向南凸出,实测城周890米,南北最长处不足270米,东西最宽处为200余米。为了加强关城的防御能力,关城中间还砌有一道南北向的隔墙,将城分为东西两部分。东城门外还筑有瓮城一座。?
    当地老乡相传,黄崖关有“九门九洞”。经调查,关城有东、西、南三座城门,都设在东城,加上东西城隔墙上的二座小门和四座水门正合九门,城门及水门皆砖券拱洞,故亦可称为“九洞”。
    黄崖关从东至西依次由瓮城、外城和内城三部分组成。城墙东、西、南三面设通衢城门和城楼,北城墙因防御需要,未开设城门,而在城台上建了一座北极阁(当地人俗称其关帝庙)。
    城里街道并不作棋盘式布局,而由数十条死巷、活巷、丁字巷互相交错构成,人们传称其为“八卦街”。1987年时,搬迁了村中的住户,按照八卦形制修建了关城,以乾、坎、艮、震、巽、离、坤、兑的图形和方位分布,供游人赏味。乾卦区还修建了百将、百家墨迹碑林和毛泽东诗词墨迹碑林。
    关城南门上,嵌有一方楷书“黄崖关”汉白玉额匾。南面有一座牌楼,牌楼的匾文阳面为“蓟北雄关”,阴面为“金汤巩固”,北面墙往东延伸到水关。水关是一座五孔桥式的建筑,上面砌有雉堞,下面券筑拱形水洞。水关全长75.5米,通高12.15米,控扼泃河谷地,东连太平寨,西接黄崖关城。上有垛口、射孔,下有铁栅栏,水能够流动,而人马不能够跨越。战争一旦爆发时,可凭此迎战敌兵,平时驻关收税。如今这座水关坍毁得只剩北城墙遗址了。
    西侧的长城边墙,因地制宜地建筑了砖墙、石墙以及险山墙、劈山墙等多种形式的城墙。沿线敌楼、墩台有方形、圆形、砖筑、石砌诸多种类型,共有20座。其中距离关北一公里远,迎风站立在孤峰上的凤凰楼,为砖砌、圆形,底径16.1米,高18.3米。凤凰楼分上、下两层,顶建砖结构的楼橹铺房,因年久失修,墙垣颓圮。20世纪八十年代,经天津市政府和各界人士共同集资,又把它修复起来了。
    向东则是太平寨长城游览区,这里有引人注目的方形敌楼,名为“寡妇楼”。相传,修长城时,有12位士兵的妻子,守在老家,见丈夫数年不归,心中惦念亲人,就结伴到边关寻夫。历尽千辛万苦,寻到长城脚下时,看到的却是亲人们的墓碑竖在山上。亲人早已为修筑、守戍长城而献身了。
    12位失去了亲人的女人,悲痛欲绝,围在墓前哭泣。此时,戚继光正好从此路过,见此情景也非常难过,并好言劝慰。还告诉她们,她们的男人是为保卫家乡的和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是12条好汉。
    12位坚强的女人强抑悲痛,集体决定献出抚恤金,支援修长城,并继承丈夫遗志,参军戍边,修建长城,以身报国。在长城沿线,有很多有关寡妇楼的传说,这是多么美丽而又凄婉的故事啊。
    在太平寨长城入口处的瓮城前广场上,树立着与长城有着不解之缘的戚继光将军的石像,整个人像高8米有余,身着戎装,气宇轩昂。太平寨位于黄崖关东南10公里小平安村里,海拔高度400~500米,控扼着黄崖关城东侧的险峻沟谷。
    黄崖关长城以关城为中心,向泃河两崖延伸,东向至半拉缸山,有悬崖为屏障;西向至王峁顶山,有峭壁为倚靠,全段长城建筑在海拔736米的山脊之上。这一段长城的建筑特点是,台墙有砖有石,敌楼有方有圆,砌垒有空心有实心。关城塞堡、敌台水关,应有尽有,又接山跨河,设计布局十分巧妙,集雄峻宏伟和壮丽奇秀于一身。
    登上黄崖关,感受最深的是风景的奇美和壮观。
    城墙和敌楼,垂挂着天云霞蔚,飘着蒙蒙雾霭,天开险要关塞,令人望而生畏,仿佛只有飞鸟可以逾越。你再向远处眺望城墙两侧,树木花草繁茂,远处的山脚村落掩映在花木稼穑之间,炊烟缥缈,似闻鸡鸣犬吠。
    眼前的和平景象,让人很难想起这里曾经是古战场。我们可以想像得出,古代长城建造者和守卫者的心里,长城多是意味着无奈和负担。若可以不付出那么多的艰辛修长城,他们是一定会选择不做这件事。
    要知道,修长城这么大的工程,需要巨大的人力和财力才能完成修建,才能保证整个防御体系的运营。如果不充分考虑国家的财政状态就大兴土木,必然会对经济发展造成破坏,从而激化社会矛盾。
    这一点在明朝末年,表现得最为突出。修长城和打仗,都要向百姓摊派银两,特别是辽东战事越来越激烈时,各项摊派层出不穷。每次征派银两,少则数十万两,多则数百万。
    明万历中期以后,是寒冷加剧的时期,粮食产量骤然下降。北方的酷寒使降雨区域普遍南移,导致了明朝全国各地几乎连年遭灾。朝廷不仅征派银两,还要抽丁充军。结果致使大批农民破产,走上逃亡或与官府为敌的造反之路。
    修筑长城是一项超大型的国家工程,不得不动用数以百万计的军队和劳役,也一定需要大量的经费保障,庞大的施工队伍也需要有巨额的粮食储备。所以大规模修建长城的时期,朝廷虽然无奈,还是得增税赋、征粮草,以确保长城修建工程的进行。所以,赋税繁重,民命不堪。
    当修建长城和守卫长城的经费需求,超出国库积存和国家支付能力之后,朝廷常常通过加田赋、课盐税、以钱赎罪、卖官鬻爵等增加社会负担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方面明朝的史料有很多的记载。
    在中国古代,农业税赋是国家的主要财政来源,加田赋也就成为一项经常使用的办法。明朝在国库无力支付修建长城和守卫长城的巨额经费时,就通过加田赋来解决。
    明朝从宣德九年(1434)到崇祯二年(1629)的百余年中,先后9次增加田赋,每亩田赋达到12厘。繁重的田赋,达到民力不堪重负的程度。
    明朝中后期,盛行通过官职买卖筹措经费,解决财政困难问题。官职买卖以官衔的大小明码标价,不同的官爵卖出不同的银两。正德三年(1508),修筑长城边关墩堡需要50万两银子,朝廷解决不了经费,“乃开武职纳银补官赎罪例,令军民纳银150两至600两,授都指挥、佥事以下官。”
    从这些情况可以看出,长城在保护了修筑者眼前利益的同时,极大地加重了其政治、经济负担,甚至会与其它矛盾一起发力,把社会经济推到崩溃的边缘。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