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门关晓

来源:《万里长城》2004年第1期   发布时间:2013-10-08 10:10:36  阅读:


    多少年前,就想去玉门关,可总也没有去成。去年9月19日,在敦煌市文化局杨苗副局长的帮助下,实现了多年的愿望。由敦煌市博物馆李岩云副馆长陪同,马师傅开车,上午9时出发,穿过敦煌市西区,过七里镇(青海省一个石油基地的生活区,已自成为一个新兴城市),从党河口向西北拐去。在收费站稍停,便开上了去玉门关的路。这条柏油路,长60公里,是一个私营企业投资600多万元修成的。路虽不宽,但路面很平,车行其上无有颠簸之感。一个多小时,我们先到了小方盘城,车没有停,继续向西,一直开到距小方盘城三公里外的一段汉长城角下。看到这段300多米保存较好的汉长城,心里忽觉惊喜异常,若不是栏杆阻隔,真要用手亲自抚摸抚摸。据测量,汉长城墙底3米宽,顶部1米宽,残高3米多。墙体是由一层5厘米厚的芦苇,上叠一层20厘米的沙砾,如此交错相叠而成。墙北面(即墙外)有5米宽壕沟的痕迹,墙南面(即墙内)有细沙铺成的5米宽的“天田”,人走上去留有足印,是专供巡逻时查看有无人越墙而用的。这段长城的西头,有座烽燧,据考察名叫当谷燧。高5米多,是由芦苇、沙砾、土坯筑起来的,上部还有木椽,像是坍塌的铺房用的木料。长城南面10米处,有6堆由芦苇做的积薪,现能看到的是5堆,有1堆被移放到兰州市省博物馆了。这里看到的5堆中,最大的一堆,像是叠堆起来的厚草苫子,高1米,周长8米,有32层。虽久经风雨而不腐,层次棱角都清晰分明。反复看那汉长城上的层层砂砾和芦苇,反复看那层次分明的叠叠积薪,犹如看到了历史的年轮,把我引到了幽深旷远的过去,追寻丝绸之路上的古人足迹。公元前100年左右,汉代在这里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用芦苇、红柳、沙砾,建起的长城、烽燧,历经2000多年而不毁。它灰褐色的色调和它周围的大漠,是那样的谐调相配,浑然一体。犹如一排雄伟的士兵忠诚地站立在流经玉门关的疏勒河南岸,凝望着无垠的旷野,一丝不苟地履行着守卫丝绸之路的职责。它的策划者、设计者、建筑者万没有想到它的寿命会如此之长,超过命令修它的汉武帝年龄数十倍;影响会有如此深远,超过汉代国运近十倍,即使后来许多朝代,在别处用石材、砖材、木材等建起的建筑物,大多难以与其相比。这简直是一项人间奇迹,天助奇观,是一项罕见的发明。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汉长城、当谷燧和5堆古老的积薪,去东面约15公里外的大方盘城。沿疏勒河河岸东上,有段凹凸不平的沼泽草地,路不好走。由于大方盘城在河谷中的一个台地上,远远就可以看到城形。走近细看,城墙有的地方已坍塌成豁牙状。南北宽17米,东西长71米。据考察,原本这是一处粮食仓储,也叫“河仓城”。20世纪40年代,我国考古学家夏鼐,曾在这里发掘出一块晋代石碑,上写“河仓”二字。看完大方盘城,又回到了小方盘城,这里位于敦煌市的西北方向约90公里。小方盘城是名符其实的方城,墙体全部为河谷里的黄土夯筑,东西长24米,南北宽26米,高9米。北面和西面开设有门。城内有不足一米的马道,可通城墙的顶部,西面那段汉长城和断断续续排列的烽燧,伴随丝绸之路通向西域远方。由于玉门关的主体关址,早已荡然无存。数十年来,许多中外专家一直在考古觅寻,至今尚无一致的认识。但共同的看法是在小方盘城以及西面11公里处的马圈湾一带。小方盘城、大方盘城、马圈湾、汉长城等这些遗迹都属于玉门关的组成部分。所以现在人们都把小方盘城作为汉代玉门关的象征性建筑。玉门关为什么名扬千古而魅力无穷呢?不少人说是由于唐代名诗人写出的名诗篇传诵的结果。譬如王之涣的《凉州词》写道: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再如王昌龄的《从军行》写道: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山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又如李白的《关山月》写道: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唐代的玉门关和汉代的玉门关不在一地。诗人描绘的是汉代玉门关还是唐代玉门关不得而知,此点除历史学家、考古学家要研究区分外,而一般人吟诗品味,只作一个玉门关来看。毫无疑问,唐诗名篇的传诵,对玉门关千古扬名,确实起了诱人的作用。但这些诗,描绘的多是玉门关的荒旷凄凉,沙场征战,亲人思念,哀怨悲戚的情调。因为诗人是写诗,不是写史,所以这些诗并未反映玉门关真正的历史面貌和历史地位。玉门关内外,有没有征战?有,但不多。更长的时间是和平贸易、通商往来、文化交流。它是我国古代特别是汉代、唐代对外开放的重要关口。站在这里,我仿佛看到,中外商人从长安运来的丝绸等具有中国特色的物品,在这里换成长长的驼队、马队走向西域、穿过葱岭、走向幼发拉底河、尼罗河、地中海⋯⋯也仿佛看到中外商人把西亚、中亚、欧洲、非洲地域特色物品如玻璃制品等运到这里,流向长安和中国各地。我仿佛看到中外使者,带着自己国家的贡品和汉唐的赐物,在玉门关接受迎接和送别。还有那来来往往的学者、僧侣、教徒、戍卒等,络绎不绝地出入于玉门关。可以想象,玉门关不仅有尉所、侯舍、兵营,而且有驿站店铺。我仿佛置身于通商的口岸,看到街市驿站迎来送往,驼队启程,马队到站的热闹场景。也仿佛听到街市上易货易物、饮酒喝茶的吵杂声和故人相逢亲切交谈的细细絮语⋯⋯,此时此刻,那里有“征战地”、“人不还”、“怨杨柳”的情景。玉门关的兴盛,全靠丝绸之路的联通,而丝绸之路又全靠中国的丝绸把它联接起来。路,地域之间,各国之间早就有,并不是单靠武力去打通。也不是单靠使者去游说。武力征服,使者游说,只能通一时,却难以久远。丝绸之路靠的是丝绸贸易和随之而行的灿烂文化。是汉唐的丝绸最先敲开了中亚、西亚、欧洲、非洲各国王公贵族的家门。是灿烂文化吸引了那里的学者流向中国。中国的丝绸兴,玉门关兴,丝绸之路兴;丝绸衰,玉门关衰,丝绸之路衰。玉门关终于衰落了,丝绸之路也随之荒废了,那是因为中国的丝绸织品停滞不前,没有改进的结果,还因为中国再也没有拿出与丝绸相匹美的更多的贸易物品。国际上一位著名艺术家曾说:中国的汉唐时代由于实行对外开放,用丝绸等优越的物品,开通了丝绸之路,社会进步,国运昌盛,经济繁荣,文化灿烂,且都达到了当时人类历史的最高峰。所以在世界历史发展中,摘得了两块“金牌”,中国如果把现在的对外开放坚持下去,开通更多的新丝绸之路,就一定会摘得第三块金牌。“左公柳拂玉门晓”。我感到如今的春柳不只是拂醒了玉门关的早晨,而且使人明晓了玉门关的兴衰历史和寓于其中的缘由,开放则兴,封闭则衰。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