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的功过评说

来源:《中国长城博物馆》2003年第4期   发布时间:2013-10-09 15:40:39  阅读:


    万里长城是中华民族两千五百年生存、进化、发展的历史见证。在这个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国人民用心血和生命铸就它的威武,维护它的尊严。随着民族的兴盛,文明的进步,时代的发展,长城成为了全世界人民心驰神往的胜地。它的内涵与价值,正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兴趣与关注。
    长城的功绩首先是它的军事防御和保障社会安定。在两千多年的历程中,人们对长城建造与利用总是或为了抵御来自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和劫掠,消除边患,或为了向外发展势力和向北推移农耕界限。因此长城不仅仅是被动的防御工事,而且是主动进攻中的军事措施,它是以制服匈奴和拓疆扩地为直接目的的,汉长城就是以汉匈战争和防御匈奴南侵为起因,以开地扩境而结束的。中国长城的修建不都是中原政权国势衰微之际的退守政策,相反,许多时候反而是武功建树的举措。汉武帝的北驱匈奴、隋文帝的破突厥,明太祖、明成祖的进攻松辽漠北等,都可以说明长城的功效一方面是为了防御,另一方面是为了保障有一个安全的社会环境。从这个意义上说长城是和平的象征。
    其次游牧地区自古以来,对农耕地区有很强的依赖。经常性的对外产品的交换,是游牧地区人民繁衍发展的必然。这种产品的交换,可能是有序的,即定期定点贸易;也可能是无序的,演化为抢掠和军事对抗。如此,修筑长城的作用就是要把无序变成有序。这样长城既可以看作军事对抗与防御的产物和手段,也可以把它看作确定边防贸易的口岸,予以集中管理、约束的一种有效的方式。
    长城坐落在农、牧两种经济、文化地区的自然交汇带上,她不仅将两种经济、文化隔开,而且又将两种经济、文化联结、融合在一起。如果没有她的联结作用,中国就不可能形成一个地域辽阔、民族众多的统一体;如果没有她的融合功效,中华民族也许就不可能如此博大地敞开自己的心胸,容万方文化于一身。所以,中华文化的多元一体格局可以说是始于长城的修建。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长城保护了长城以南农耕文化在和平稳定的环境中得以顺利发展,乃至创造出数千年不间断的以华夏——汉族为主体的东方文明,这种高度发达的农业文明也深刻地影响了以游牧文化(包括部分渔猎与农耕文化)为主的北方民族。
    对长城的评价的另一方面是长城的过。历来名人志士和平民百姓指责秦皇筑城的残暴,同情筑城者的悲苦,揭露长城争战的惨烈,描述边塞风光的苍凉,感叹戍边军旅生活的凄楚⋯⋯例如“秦皇筑城何太愚”,“三代有道无长城”,“生男慎勿举,生女哺用脯,不见长城下,尸骸相支柱”。如此种种,在诗文词赋中俯拾即是,成为描写与评述长城的主体与基调,对后人的影响极为深远。一部《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传诵千载,成为中国四大著名的民间传说故事之一,至今依旧家喻户晓。由于历史与时代的局限性,历代文人骚客始终没有看到筑城与征战之苦以外更为重要的东西,不了解正是这种种残酷、悲惨的代价创造了历史,换取了文明,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尽管如此人们却可以凭借大量描述悲惨现实的诗文词赋,重温历史真实,了解历代劳苦大众对中国长城的伟大贡献,认知其来之不易。
    一部长城史,是一部劳动人民的苦难和血泪史。我国历代所修的长城总长约5万公里,遍及16个省、市、自治区。修筑长城的主要是戍边的官兵和征来的民夫。他们为建筑长城付出了汗水、血泪甚至生命。用千万人的血肉筑成这个世界的奇迹,本身就是一部如泣如诉的血泪史。另一方面,一部长城史也是一部民族独立,自强不息的斗争史。从秦汉抗击匈奴到中国人民的抗日,几千年来在长城脚下写下了一篇篇气吞山河的英雄诗篇。长城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是中国人民的骄傲。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