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长城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3-10-14 14:17:53  阅读:


\

    前些日子,在电视上看到威廉-林赛重访、重拍长城的壮举,心中有所触动;后来又得知他被评为“2008年度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十大杰出人物”,在详细了解了相关的情况后,不禁感慨良久。 
    一个英国人,出于对“马拉松”运动的喜爱以及对位于苏格兰和英格兰交界、修建于罗马时代的“哈德良长城”的关注,辗转来到中国,以满腔的热情徒步考察、记录、研究并保护伟大的万里长城。从最初的探险、研究,至后来成为坚定的长城保护者,成绩斐然,影响深远。其所付出的努力,可以想见。

    然而,对于类似威廉-林赛的举动,我们多少已有司空见惯之感,将其归因于文化的不同,至多不过当新闻来看;加之内外有别,甚而至于报以“干卿何事”的不屑。然而,对于长城——这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民族文化遗产,时下的我们对它的了解又有多少呢?

    触目所及,是被旅游化、景点化的长城。君不见,雄伟的八达岭,摩肩接踵,争相体验“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豪迈;险要的司马台,三三两两,聊发“西风残照”的幽情……在我们眼中,长城是作为民族的象征,是已经被符号化的长城。我们与长城,总觉得隔了一层:极其熟悉而又非常陌生。

    时常听到“看景不如听景”的感慨。此种感慨,同样适用于几可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相始终,绵延万里,作为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界线的长城。农耕文明的孑遗,暗淡了背景以及当年的喧嚣与生动,如同风干的木乃伊,孤寂地躺在黄沙里,遥远而又陌生。对于长城的土木砖石,其基本的历史,我们已不熟悉,更遑论其余!

    在此种背景下,有幸看到了景爱先生的新著《长城》。近30万字的篇幅,百余幅插图,以专业的背景和实地的考察为基础,从对长城定义的辨析,到对本体建筑以及附属设施介绍,自战国以迄明末的历史沿革,其建筑的传统、建造的方法乃至历代对长城的管理,事无巨细,有条不紊,“以物论史,透物见人”(著名考古学家张忠培语)。藉此我们可以体察长城大历史的背景以及文化的意蕴;进而遐想当年,思接千载,体味相似的遭际,人生的感怀,文明的薪火因此得以传续。

    爱我中华,知我长城!《长城》,复原勾勒出一幅骨肉丰满的长城影像,引领我们重新发现一段鲜活的长城历史。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