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雁门关悠远的时空

来源:董耀会博客   发布时间:2013-10-17 17:10:48  阅读:


    翻开今天写雁门关历史的各种书籍,扑面而来的是壮阔而悲壮的战争画面。据统计,这里曾发生大小战争千余次,规模比较大的也有140多次。
    雁门关是真正具有战略意义的著名关城之一,以战争传奇而闻名。雁门关几千年浮沉变迁的历史轨迹,不论是胜败荣辱,还是强弱祸福,都充分揭示了历史无情的辩证法。
    我第一次来到雁门关是当年和同伴徒步考察长城的时候,正是隆冬季节,凛冽的寒风呼啸着掠过关城残破的城墙。此后,我的脚步曾无数次停留雁门雄关漫道,寻觅远逝的沧桑岁月,谛听这座千年古老关城的宁静和喧闹。
    追求和平、消灭战争是自有战争以来,一直伴随战争发生、发展全过程的良好愿望。可追求和平的愿望,在很多时候却没有办法完全实现。
    人类在可以看到的未来,消灭战争还是一件可望不可及的事情。有战争就要有防御,有防御就要在雁门关这样的险要关隘,建筑防御工程并派重兵驻防。
    从战国时期的赵开始,历代都很重视雁门关这个战略要地。赵国设雁门郡,后经汉、隋,五代十国,宋、辽、金、元、明,一直是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发生激烈冲突与融合的边地重要关口。
    雁门关坐落在代州古城北的勾注山脊,地处黄土高原。南是吕梁,东是太行,向北有长城锁关,向西又有黄河横陈,自古就有“表里河山、四塞之地”之称。
    《天下郡国利病书》描述雁门关:“雁门,古勾注西陉之地,山峰叠嶂,霞举云飞,两山对峙,其形如门,而蜚雁出于期间,故名。”雁门关北扼朔漠,南控中原,为三晋咽喉,中原锁钥。大雁来往的大山空间如门,所以名为雁门山。
    雁门关在汉武帝时期始设为关城,是为了防止匈奴南下。北魏时重建关城,始称雁门关。隋唐时期一度称“西陉关”,后来又恢复了“雁门关”的称呼。历经数代,原来的关城早毁掉了。明洪武七年(1374)在旧址上重建了关城,并修筑了连接关城的内长城。关城的小北门为雁门关第一道关门,门额嵌“雁门关”石匾一方,两侧镶嵌砖镌刻“三关冲要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联句。东、西门额分别嵌“天险”、“地利”字样石匾各一方。
    雁门关城周长约1公里,城墙高6米多,墙体由砖砌成,里面充的是夯土,墙的基础由山石垒成。由于年代久远,旧关城毁坏严重。现在我们看到的关城,是在明嘉靖年重修的基础上重新修复而成。
    雁门关是“外三关”中最大的关城,周围山峦起伏,峰岭连绵交错,峭壑峻崖草木葱郁,一条古塞道盘旋曲折穿关城而过,沐浴千秋风霜雨露,经过无数战争洗礼。雁门关与西面的宁武关、偏关合称“外三关”,向来以关山雄固,北塞门户著名。雁门关东西两翼的长城分别延伸至繁峙、原平,设十八隘口,整体布防可概括为“两关四口十八隘”,在长城防御体系是非常重要的一段防线。
    巍峨雁门山逶迤绵延,著名的雁门古塞就建筑在峻拔的雁门山脊,雄关耸立,使人遥想古代边关的风风雨雨。雁门关内的“靖边寺”是纪念抗击匈奴的名将李牧而建。战国时期“牧用赵卒,大破林胡”,说的就是赵国名将李牧,在雁门关大败林胡、楼烦的故事。秦始皇时期“北击胡,悉收河南之地”后,秦军在雁门关驻防,留下慷慨悲歌。汉高祖刘邦、汉朝名将卫青、霍去病等驰骋在雁门古塞内外,多次大败匈奴,演绎千古传说。
    西汉著名将领、飞将军李广分别在代郡、雁门、云中做太守时,先后与匈奴交战数十次,颇多传奇。有一次,他出雁门作战,结果战败被匈奴俘获,他佯装死去,寻找机会突然腾跃而起,将一个匈奴兵推下马,夺马取弓射杀敌人,又收拢散失的部队,杀退了匈奴,转败为胜。汉代战事频繁,无数热血男儿,为捍卫和平战死沙场。如今在雁门关关外,还有规模很大的汉墓群。埋葬着从西汉到东汉400余年间,为守卫雁门关一带牺牲的将士。
    隋朝时,连在历史上以“大玩家”著称的皇帝隋炀帝,都非常重视雁门关的军备情况,可见雁门关在历代中原王朝统治者的眼里地位有多么重要。隋炀帝还在雁门关险些丢了性命,从中又能看出北方游牧族统治者,几乎时刻关注着南面的军情。
    公元615年的8月,隋炀帝御驾亲临雁门关长城,突厥人得知隋炀帝到达代州的消息,他们要“擒贼先擒王”。突厥可汗率领大军,越过雁门,直扑代州。代州城外四处都响起了凄厉的号角声。惊恐的隋炀帝下令部队拼死守城,同时令各路军队迅速前来勤王。
    后来的唐太宗李世民,当时还是个刚入伍的新兵,他向主将献计:“突厥的始毕可汗带着他的所有军队前来围攻皇帝,肯定是认为我们没法及时救援,所以才会如此猖狂。我们可以尽量大造声势,在数十里的范围内遍布旗帜,在夜间也要敲锣打鼓。对方看到我军这么强大的声势,就会觉得是大批援军到达了,必然会退去。”由于隋军采用了李世民的疑兵之计,突厥可汗果然中计,撤兵离去。雁门之围解除,隋炀帝得救了。

    战争除了直接的利益争夺外,还有政治权的争夺。强大的一方通过战争和军事手段,对其他利益主体进行控制。这也是从古到今各种战争,所表现出来的共同特点。雁门关在北宋时就是宋辽两大政权激烈争夺的战略要地,这一带是否能守得住,事关北宋是否能够在北方站得住脚。
    北宋著名将领杨业任代州刺史,多次打败辽军,由于战功显赫,被人称赞为“杨无敌”。可惜在公元986年发生的一次战斗中,因为上级统帅潘美的错误,使杨业所部陷入辽军的重困,最后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被辽军俘获。中国人的“窝里斗”自古有名,“窝里斗”的盛行也都是为了一点利益。个人的私利大于一切的时候,就“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了。
    杨业被擒后宁可死也不屈服,直到绝食而亡。后人为了纪念杨业父子,在山西代县城东20公里的鹿蹄涧村修建了杨家祠堂。祭祀忠于国家的人,就是对明争暗斗、党同伐异者的批判。
    在整个长城地区,像雁门关这样打过很多仗的地方并不多。长城大部分地方没打过仗,即便雁门关这样打过较多仗的地方,大部分时间也是不打仗,或处于相对和平阶段,或处于一种紧张但非战争的状态。就算对雁门关曾发生大小战争千余次的统计是确切的,两千多年来也不过是平均两年打一场小仗。规模比较大的仗140多次,也就平均十多年打一场大仗。今天研究长城,研究雁门关,一定要正视这个问题,不要过分夸大地渲染战争。
    长城地区即便不打仗的时候,战争与和平的形式也随时都可能变化。战争的不确定性,使长城内外常常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长城的修建者也不知道长城地区的和平,能在多大程度得到维持。不知道长城内外的军事平衡,在什么时候会被打破。
    在长城内外双方关系十分紧张,战争可能一触即发的时候,集聚在长城地区的战争阴云使得这个地区的整体形势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即便是在长城地区大规模的、较全面的军事冲突不大可能发生的时候,局部地区的冲突仍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所以,长城守卫一方,就要扼守住雁门关这样游牧地区通往中原农耕地区的通道。
    登上雁门城头,瞭望这里的无限壮丽江山,关城东西两翼的雁门山峦绵绵起伏。山脊上的明长城,其势如巨龙腾翔于山上。雁门关东边紧连平型关、紫荆关、倒马关,西去紧依宁武关、偏头关,直至黄河岸边。关有东西二门,都是以巨砖叠砌,遥想昔日过雁穿云,横淌秋韵,雄关气度轩昂。仿佛又听到了古战场过往的喧啸,枪戟明晃晃,旌旗猎飘飘的景象。
    人们为了生存的共同利益,不得不抵制野蛮的屠杀,这就是防御。站在雁门关的城墙上,我突然想到“一将功成万骨枯”和“白骨成丘山,苍生竟何罪”两句诗句,对诗人没有歌颂功成之将,却对成千上万战死沙场的无名士卒寄予无限的同情,有了更深入更透彻的理解。
    古老的雁门关,静静的孤独伫立在这里,独自守望千年岁月,迎接着熙熙攘攘的游人。在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的秋季,站在雁门关抬头仰望蓝天白云,可以欣赏到雁阵过关奇景,缅怀古人的悲壮和豪情。
    追求和平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和平与发展是各国人民的普遍愿望。战争给人类带来了太多的不幸和灾难。虽然如此,却不能简单的将战争理解成是万恶的。和平是人类发展的主旋律,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追求和平的呼声会越来越高。
    战争对历史的进步,有时也具有很大的推动作用。而且战争推动,还很可能具有重要的意义。这一点是从古到今,都具有的一致性。研究古代战争、研究雁门关这样的古代军事防御工程,对人们认识现代社会都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法律声明Copyright © 2013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0704

技术支持:北京市计算中心